伤害的仍是头面部
2020-07-09 04:2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阿德是南京人,家住在大观天地附近,父母在热河南路菜场卖菜,没精力照顾这个智障儿子。4月7日那天,阿德出事了。下午近两点,店员看到他头上有几个口子在流血,眼睛血肿,显然是遭到过暴打。但阿德说不清楚是什么人干的。

邱鹭凤教授说:“在我们国家,智障、精神病人没有工作,到处乱跑,也没有人能够看管和教育他们,也没有组织具体地照顾到他们。在国外,他们会组织像合作社一样的机构,把这些有缺陷的人组织到一起,让他们上上班,做一些工作。他们有一些社区的辅导、社区的康复、社区的互助机构。他们把这些精神病人、残障人士放到社区里面,给予他们一定的照护,看管。”

今天,南京下关公安终于将毒打阿德的男子抓获。但是,在当今社会,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确实太缺保障了。”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邱鹭凤在听说了阿德被打的事件后很难过也很着急,“其实智障的孩子心地都很善良,都很纯洁。现在去追问到底是谁打人不是最重要,最主要的是我们要怎么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11日,记者从南京市公安局下关分局了解到,连日毒打南京智力障碍人士阿德的男子何某已被警方抓获。其本人也已承认不法侵害行为。专家呼吁健全残疾人保障制度。

30多岁的阿德,自建宁路大观天地开业来,他天天都在这里逛。阿德很勤快,店员上厕所,或进货,他都很开心地帮着看店、搬货,大家都喜欢他。但这几天,阿德连续三次遭到袭击,头面部被锐器戳伤十几处。

最好,邱鹭凤教授呼吁,我们国家需要建立一套残疾人的保障制度和家庭指导思路。全民推行非歧视性教育,要对病人的近亲属进行一些必要的指导。

邱鹭凤教授还举了一个英国的例子,英国去年把最后一所精神病院拆掉了。对于病人他们不再进行囚禁式的治疗,而是把他们放到社区,然后让他们跟整个社会能够正常接触。这样更有利于他们的康复和治疗,能够融入社会。

4月8日,阿德第二次遭袭击,伤害的仍是头面部。这两次,店员们都买来云南白药,帮他治疗,父母还熬了黑鱼汤给他滋补。没想到,4月11日下午近两点,阿德第三次遭袭。这次更为严重,脸上多了十来处口子,脖子上还有烟头烫的伤痕,上衣都染红了。店员立即报警。民警随后将他送医院治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jkbxwbl.cn金沙网投|金沙网投登入wx678 com|金沙赌城|金沙网投283011com版权所有